分享Lukas: 我被“逼”为数字游民 |《数字游民消亡史•成长》

烨烨Yeye30阅读3评论3 个月前

导语

数字游民生活一年多,接触不少国内外的数字游民,也看尽他们生活中的“悲欢离合”。


从一开始的新鲜,兴奋,到趋于平静,开始审视这种生活方式给我们带来何种影响。

数字游民不是最完美的生活方式,却会是你的人生中非常值得尝试的一种“探险”。



《数字游民消亡史》


是什么&为什么:

万物都有它的周期:萌芽-成长-旺盛-消亡。

在国内的关注度虽然有所上升数字游民仍是一个新兴的群体。这种生活方式是社会的产物,当社会的主体构造发生变化之后,这种生活模式的最终消亡是否也是不可避免?还是会作为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一直延续到几百年的未来?

于是,决定另辟新径:《数字游民消亡史》系列诞生了。从“消亡”出发,带大家从各方面了解数字游民的真实工作与生活状态,发现障碍并解决问题,也深挖老游民选择“退休”的原因。

将分为四大模块,不间断采访国内外数字游民:

萌芽:对数字游民生活方式感兴趣/正在做准备的人群

成长:刚开始踏入这种生活方式的游民

旺盛:数字游民生活方式的优秀实践者

消亡:决定退出游民生活,回到“常态”的群体



第一期采访对象,Lukas, 24岁的软件公司产品经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旅居认识的一个温柔的男生,来自风景宜人的奥地利小镇。


选择采访他,正因为他是一个很“普通”的数字游民,也许你会发现,成为数字游民,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



从正轨到“脱轨”

我没有选择这种生活方式,是它选择了我


我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是一名产品经理。负责敏捷软件开发(撰写用户故事,量化用户故事),使用敏捷方法,进行产品分析(量化增长率,产品市场契合度,转化率)时序化数据库概念,去中心化应用等。远程办公,使用Trello/Slack 等工具管理项目。


我们这种公司在奥地利不算少,大家倒不会想着成为数字游民。一般在家办公,甚至正常通勤。他们有家庭,无法马上改变整个家庭的生活模式。

我得到这份工作的过程也很平常,大学里学的商业管理和计算机,然后进了这一家公司。这是我的第一份职业,也是第一份远程。这倒是我的数字游民生活的“物质”基础。


之前没有刻意想过一定要成为数字游民,只是去年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想要做一些改变,刚好可以远程办公,办公地点不受限制,便开始了数字游民的生活。


我来到南美,休了3周的假期在玻利维亚等国家转了一圈,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工作与生活三个月。


Lukas在里斯本移动办公

图源:Lukas个人社交媒体

编辑:公众号野行yeye

“普通”的一天

我与奥地利的团队对接,跟着欧洲时间。


早上6点钟开始起床工作,下午和其他数字游民在共享空间办公或者咖啡厅办公,一般2点左右我的事情基本上就处理完了。


下午去健身房,跑步,休息。晚上和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差不多10点我就准备去睡觉了。

我们也不是绝对的自由,我可以选择在任何地点办公,但因工作时间与时差,作息会有所调整,也只能在南美呆到3月左右,之后就必须回欧洲



“不想”创业


这几年我还是会选择先在公司工作。
原因很现实也很简单:


1. 先在公司里积累一定的技能和经验:

你可以从你的老板和公司这里得到一些资源和知识的拓展。

2. 初期的保障与资产的积累:

每个月都有一个固定的收入还是能给人一种很大的安心感的


将来可能还是会选择创业,做自己的项目。如果子项目进行的很顺利的话,比如正在开发的共享租房项目,可能会选择从公司辞职。


Lukas在里斯本与朋友冲浪
图源:Lukas个人社交媒体

编辑:公众号野行yeye



数字游民VS传统旅行者/游客


在成为数字游民之前,16岁第一次旅行到现在,去过的国家大概有28个吧。


之前的旅行都是度假型的。也大多数是和朋友一起,典型的“欧洲游客” (笑),不会控制花销,大多数都是住酒店,很少与朋友之外的人有比较深的链接。

开始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之后,我开始独自旅行,也开始尝试住青旅,控制自己的预算,遇到新奇的人与事。比如这几个月以来,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遇见了这么多有趣的人,学习如何快速建立交友圈。



欢与愁



成为数字游民的优势众所周知,随时随地,在旅行的同时获取收入,这是一种很让人安心的状态。

我还可以深度体验各文化,你在这个过程当中得到的自我教育与提升是无价的。并且你可以认识很多有趣的当地朋友。




你会很难结识有深度连接的长期朋友,好不容易建立了一种感情链接,便又要说再见

于此同时,也会让你十分想念家里的朋友。每一次到了一个新的城市,你又得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关系圈子。长期以往会有一种疲惫感。


Lukas在老家Kaprun滑雪
图源:Lukas个人社交媒体

编辑:公众号野行yeye



亲密与反对

我来自一个非常小的乡村,大家的眼界可能没有很高,大多是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


有时候家人也十分不理解,为什么我要放弃如此舒适的生活去奥地利以外的地方“吃苦”。我父亲会问我为什么不呆在家里,母亲倒是挺支持我。


我还有个妹妹和哥哥, 哥哥比我大一岁,他非常支持我。事实上,下周他便会来阿根廷看我,和我一起旅行一段时间。我妹妹非常想念我。大多数朋友还是比较支持甚至“嫉妒”我的。(笑)


对于恋人,倒是促使我成为数字游民的原因之一。我之前的生活很舒服,有一个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分手之后,生活节奏变了,我便选择离开,旅行休整。

我还在探索期,应该不会考虑太快进入一段正式/稳定的感情,也不会让对方影响到我的生活节奏。


当然,没谁说得准,如果你遇到了对的人,改变还是有可能的。


Lukas在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
图源:Lukas个人社交媒体

编辑:公众号野行yeye



未来进行曲


改变


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给我带来很多改变:更加独立, 跳出舒适圈。


不仅仅是与自己熟悉的人相处,学会了如何与新接触的人建立起连接。也体验了更多的文化,与之前对其他国家比较片面的理解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心态也有很多的变化,从以前比较走马观花式的旅行,现在更注重感受生活


计划

我不会对生活有太多的计划,不过,接下来的2-3年我可能仍然是这种生活状态,毕竟我才刚开始探索这种生活模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顺其自然吧。



建议


对于与我类似情况的年轻人,我会建议大家可以尝试一下这种生活模式。在大学期间可以关注/学习一些关于互联网行业的技能,学会自主思考,主动做一些功课。这对自己未来的事业与人生道路的规划还是挺有帮助的。



结语


Lukas过着许多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之一:远程办公。


这也是一种较保守与保险,去探索数字游民生活的方式。他们与传统的打工者也有不同的:在公司的更重要目的是学习技能,并且同时运用这些技能发展一些子项目/副业。

此外,我们还可以思考的一个问题:作为”农村“出身的男生,他与中国的“农村小伙”的差异。眼界与生活经历相对丰富,过着一种国内只能是相对中产阶级才有的生活方式:比如划桨小船,会做很好吃的Asado(阿根廷巴西式烤肉,离题了但是真的很好吃!)。


Lukas在huayana potosi, 玻利维亚
图源:Lukas个人社交媒体

编辑:公众号野行yeye



他与受欧洲社会高福利洗礼的嬉皮士式年轻人也有不同:

前者算是“积极群体”的代表。后者大多数选择“醉生梦死”,过度随遇而安的状态,可能也是欧洲经济状态在这几年会有所下滑的原因之一。




希望这个可爱的男生的数字游民生活方式的创造,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数字游民消亡史》也会继续和你一起探讨各种阶段的数字游民的不同生活状态。

生活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再怎么“被选择”,也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被动“。

继续一起,高效率,慢生活吧。

——————————————

大家,我在知识星球上发起了“不上班公社”社群,倡导高效率、慢生活,提供关于自由职业/数字游民/旅行/英文学习/生活方式等自我提升干货。

此外,我刚刚还被邀请成为电鸭社区的共建合作访谈作者。接下来,会带给大家一系列有趣有料的人物访谈。


欢迎大家通过下方[联系TA]与我联系交流.

分享主题:
经历
加载中…
精选评论
2 个月前勤奋哒猪儿

亲爱哒 你的满屏图片 都无法显示你知道嘛 :满屏“此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平台,未经允许不得使用” 我处女座启动了 额…

2 个月前烨烨Yeye

哈哈哈我今天把它给搞了

2 个月前李可乐

🤣 主要是不知道去哪里接单 哈哈~

推荐话题
    加载中…
加入组织

微信扫码,每周推送工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