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讨论加密领域“雷曼危机”,中国Web3创业者何去何从?

头像共建者
大灰BIGray
78阅读1评论

最近大家见证了加密领域历史上的至暗时刻:加密交易所FTX宣布破产,300亿美金估值灰飞烟灭,且引发加密市场类似“雷曼危机”的死亡螺旋,整个加密领域哀鸿遍野,无数投资机构暴雷,散户血本无归。

很多悲观人士惊呼,Crypto要灭亡了。而与之息息相关的Web3领域, 也被唱衰。在这个信心岌岌可危的时刻,中国Web3创业者的处境尤为艰难——除了大环境的低迷外,同时需要疲于奔命的应对中国政府政策严格的层层限制,甚至“赶尽杀绝”。更微妙的是,加密领域风险资本和散户对来自中国的创业项目似乎都更加谨慎。比如,不少VC(风险投资)机构对待来自中国的Web3项目颇为侧目,故意压低估值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而二级市场上,散户如果得知是华人的项目,常会担心rug pull,也就是项目跑路的风险,而避而远之。

一时间,Web3华人创业的项目,似乎不经意间成了“土狗”的代名词;而Web3语境中的华人,有人更是大胆戏称其为币圈的“犹太人”。

那么,Web3浪潮下,中国创业者为何被如此边缘化吗?曾经叱咤币圈风云的中国项目和创业者,应该如何破局呢?

Web3和Crypto什么关系?

为了更好的展开我们的分析,首先快速明确一下什么是Web3,以及与crypto加密领域的关系。

简而言之,Web3是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互联网的进化过程中——Web 1.0是“只读”(read-only) , 而Web 2.0 是由社交驱动的参与和交互性 (read-write-interact),而Web3.0被认为是在前者基础上,加上了所有权(ownership)。Web3的用户,不仅仅是内容的消费者,生产者与交互者,同时还是数据和网络的拥有者,而这一切离不开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底层技术,以及加密货币为基础的通证经济(tokenomics)。 用一个比喻而言,正如传统的金融为整个经济体系注入活力一样,加密通证为Web3的生态注入血液。如果没有加密数字货币交换体系,Web3所倡导的去中心化与所有权,将成为无源之水。

这也是为什么像我这样的坚信Web3倡导者认为,类似很多中国政府及包括像Meta这样Web2公司开展的所谓元宇宙,或者区块链项目是“伪命题”。不少Web2科技大公司,例如腾讯,阿里和Meta都曾对外高调的宣布申请了区块链的种种专利,而这恰恰是其惯有思维导致的短视——因为区块链的精髓之一,恰恰就是去中心化以及代码开源。如果整个底层是中心化,抑或割裂crypto, 单单谈及区块链或者元宇宙技术,并不是真正意义上颠覆式的Web3革命。

所以,中国的区块链政策,虽然貌似对底层技术扶持,实则实行对加密货币一刀切的禁止,而其中带有加密属性的Web3项目合法化的空间,微乎其微。

失去中国市场的华人Web3项目

巨大的政策风险,让无数Web3项目从业者不得不“背井离乡”,纷纷前往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国家和地区,并宣布放弃中国市场和用户。

最典型的例子之一当属Web3明星链游项目StepN——由两位华人开发者Yawn Rong和Jerry Huang创立,拥有超过300万用户且市值一度突破10亿美金,可谓加密领域的独角兽。这个项目在中国也曾风靡一时。今年5月,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少见的高调宣传自己买入了一双StepN的虚拟跑鞋,引发VC和互联网圈关于投资Web3的热烈讨论。然而好景不长,StepN在同一个月发布《关于清查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称,StepN将清查中国大陆账户,并在2022年7月15日停止向大陆用户提供GPS及IP地址服务。公告一发,其跑鞋价格在全球最大交易所币安的智能链上的价格跌幅一度高达90%,让不少玩家血本无归。

有传闻StepN是在国内的团队被杭州警方传讯问话之后,采取的行动。无论传闻的真实度,中国政策的巨大风险对本土Web3创业项目及团队,不可忽视。

华人Web3项目被边缘化深层原因

一方面,是巨大的政策风险让本土Web3创业者失去了潜在巨大的中国市场;而另一方面,也可惜了中国本土上百万开发者,失去了产生创新的土壤。

“由于监管和疫情,中国Web3创业投资圈被打散了。现在高质量的交流活动,无论线上和线下,都远少于2020年之前。这是很可怕的,没有圈子,就没有沟通合作、相互启发借鉴的机会”,Web3基础设施章鱼网络创始人刘毅如是说。

刘毅同时是资深的开发者,在Web3创业项目被边缘化的问题上有独特的看法。

“中国开发者对开源社区的参与度低。密码朋克是开源运动一个分支,密码朋克催生了Crypto,然后有了Web3。不参与开源软件社区,就自我隔绝于最大的创新生态之外,”他一针见血的指出。

刘毅创建的章鱼网络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跟得上全球区块链及加密技术发展前沿的基础设施项目,获得了包括全球顶级VC例如Digital Currency Group,Electric Ventures和Near Foundation等机构的超过1500万美金的投资。

“除了运气之外,我们可能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尽量把我们的技术工作融入开源社区。多链网络的核心技术是跨链互操作。大家看今年多链网络热度很高,像DYDX这样著名的应用,都决定迁移到应用链。但现在多链基础设施肯定晚了。我们团队从2019年初开始,就一直坚定地看好多链网络方向。”刘毅分析道。

和很多来自中国的项目一样,章鱼网络也遵守中国的法律——涉及到加密代币部分的业务严格不对中国市场开放,其代币也不对中国用户出售。

除了中国严厉的加密政策对华人Web3项目直接的影响外,还存在一系列间接的影响。

“我没有感觉到长期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从事Web3领域受到歧视。但是,目前来看,美国的主要加密资本引领了这场Web3发展的潮流,比如a16z这样的巨头,主要投资给在美国本地的Web3开发者。相对比,从中国本地出来的Web3开发者的融资处境要困难很多。”连续创业者,NFT交易平台Element的创始人王峰指出。

除了失去资本的优势,技术人才的缺乏也非常严峻。

“Web3领域需要大量技术人员加入,但是这些人才在今天的环境下不愿意进入这个新兴的领域,这对于中国的Web3创业者来说,是处于不利的开盘局面。”

王峰目前旅居美国硅谷,去年4月创立的Element,一个月时间内获得红杉、SIG、Dragonfly Capital等多家资本领投的1150万美元融资。截至目前,Element交易额突破1.1亿美元。

作为华人在Web3成功突围的一员,王峰认为拿产品说话这一点至关重要。

“我们组建技术团队,并不断迭代产品品质,积攒口碑。NFT交易平台和过去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有着本质不同,NFT资产是全链公开的,交易是有去中心化协议驱动的,没有中心化交易所上币的审核规程,所以只要我们产品好用,就有市场上交易者的青睐。”

同时,能够迅速跟上市场需求并抢夺市场也是成功的关键。

“NFT市场热点也从PFP模式逐渐过渡到去中心化域名这样的应用类产品,类似运行在以太坊上的ENS、.bit、以及运行在BNBChain上的SpaceID,都开始被很多人接受,我们在新域名市场上快速跟进,拿下了80%的二级市场。”王峰介绍道。

如何破局?

首先,借鉴佛家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接受现实。

“中国的监管政策不利于Web3创业,这是我们从业者要面临的现实。抱怨、纠结、对抗都无济于事。章鱼网络从一开始就放弃发展中国社区,专攻海外。而且我们也不支持面向中国市场的应用链项目在章鱼网络上线。源于中国的团队,做海外市场一定有难度,肯定不如做中国市场得心应手。但创业本身就千难万难,再加上一难也没什么。”章鱼网络的刘毅精辟的总结道。

其次,接受现实的背后,是积极的寻求解决方案,发挥华人创业的最大优势。在此,引用《孙子兵法》的“知己知彼”战略。

纵观Web2.0时代,中国人在底层基础设施与协议方面也许建树不多,这是短板;但是在应用层的优势非常突出,例如社交,电商,游戏等,例如TikTok风靡全球,《元神》游戏份遍天下等。那么Web3时代,华人是否可以继续发挥这个优势呢?而在区块链加密领域,当各大公链的竞争超越白热化阶段,下一个兵家必争之地恰恰就是应用层。

这就给类似赋能应用的章鱼网络,抑或是面对广大出圈用户的NFT交易平台Element这样的华人背景的Web3项目极佳的机会。

“在互联网行业,硅谷有大量的华人创业者获得成功,我想在Web3领域也是这样。现在Web3的消费者主力恰恰是遍布全球各地的华人,无论是DeFi还是NFT市场。新的Web3玩法中,比如Stepen、Axie也多是亚洲用户为主。无聊猿,华人持有者也有至少1/3。市场在哪里,技术和资本就配置在哪里,退一万步,就算我们只看亚洲的新兴市场,华人创业者和投资机构也会追上来。”Elemen的创始人王峰充满自信的表示。

同样对Web3华人创业者的未来充满信心还有章鱼网络的创始人刘毅。

“我相信华人Web3创业者大显身手的机会正在到来”,刘毅如是说。

“Web3正在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向应用百花齐放的阶段演变。Axie Infinity、StepN、SweatCoin等项目已经证明,有精良的产品定位准确,辅以合适的营销,Web3应用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获取百万量级的用户”, 他补充道。

最后需要点明的是,正如互联网推动了全球化进程一样,Web3进一步打破了地域的限制。Coinbase的前CTO Balaji Srinivasan的新书 《Network State》就描述了一个Web3世界原住民的生活状态,国家的观念将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你在哪个生态发展。这也是值得华人Web3创业者借鉴的。

“今天的每一个公链,都像地中海时代的城邦国家,他们是加密世界的雅典、斯巴达、马其顿和罗马。”王峰深情的比喻道。

犹太人历经2000多年的背井离乡与流离失所,屡遭歧视,打压甚至屠杀,却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与生活方式,最终缔造了“startup nation”创业者国度的奇迹。华人Web3创业者,如果可以学习到其中的精神,坚持不懈,发挥自身优势,用不了两千年,应该会有不俗的表现。

讨论话题:
热门话题
加载中…
精选评论
头像

什么时候摆脱赚快钱的盘子思维,真正落实于产品解决社会的痛点才是web3未来正确的路。Token经济模式带来快速融资快速变现助长了许多创业者的不正之风,整个圈子的浮躁以及同质化互相抄袭让人看起来是百花齐放,其实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华人并非不会创新,但华人更多的是实用主义者,拿来主义是根深蒂固的思想。从投资人开始,也许并不是本着投出一个伟大企业或者行业的初衷。技术发展,虚实结合,未来社会形态将会产生质的变化,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落后了,着眼长远,方践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