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移民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头像
chriasdev
233阅读4评论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

☁️前言

鸽了一个月,2024年终于来了,12月底回国玩了将近一个月,现在又坐在了悉尼的家中,写下2023年的总结。

这大抵是关于一个打工人2023年的流水账记录。

总的来说,在成都幸运拿到了 WHV 签证,来到了澳大利亚悉尼。

今年的关键词大概就是,“出国”。

✈️在家等待出发

2023年1月13号是在成都工作的最后一天,和同事吃了最后一顿打工人之午餐(猪食),告别了同事领导。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阔别了自己住了很久的地方,和最爱的每天遛狗的小草坪书说再见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带老婆回老家庆祝新年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再次告别最好的朋友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超超超超超多行李的出发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国内的最后一张照片(摄于厦门机场)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落地悉尼

落地的第一张照片(摄于悉尼金斯福德史密斯机场)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澳大利亚第一顿,狂炫大汉堡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大城市的港口真繁华(摄于 Darkling Harboue,谁曾想日后在楼上打工)!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在课本里的悉尼歌剧院得以一见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痛苦找工作 & 送外卖

沉溺于新城市的新鲜劲很快就过去了,随之而来的是高昂的物价和生活成本,几乎所有的日常开销都被放大了五倍。看着我们手上那点所剩无几的存款,两个人越来越感到焦虑,找工作也迫在眉睫。

而 Software Engineer 的工作又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只能做好长线作战的准备。当时有一个前辈给自己的鼓励,我一直用来激励自己:「加油,可以气馁但千万别放弃,熬过去就好了」。好在最后没有辜负他的鼓励 :)

在此也推荐一下前辈的博客,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 —— https://kenberkeley.github.io/

不过这是后话了,当时没有太多的选择,在买了车之后选择了注册成为一名光荣的 Uber 骑手!然后开心地踏上了送外卖之旅。

骑车跨过的大桥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在印度餐厅等餐(怎么会有人吃印度外卖啊喂!)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炸鸡店等餐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又一个炸鸡店等餐(怪不得你们胖呢!)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与另一个同样苦命的老哥在麦当劳等餐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在 Linkedin 上勾搭了无数人,也没有捞到一个面试 TAT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3月21日的时候收到了唯一一个,也是那个时候最高的 offer,薪资比在成都上班的时候高出了三倍。虽然是 contractor,但是合同上的数字足以让我们两个人在悉尼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当时的我高兴地手舞足蹈,认为一切都值得了。

🌉探索悉尼

工作稳定了之后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睡觉,再加上周末的时候会去探索悉尼周边。

因为空闲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从而也走了不少地方。

著名景点 Bondi 海滩 🏖️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著名景点 海港大桥 🌉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工位窗外的 Darling Harbour 情人港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海天一色 Wollongong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窗外绝美的夕阳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很无聊的 Easter Show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去往 Blue Mountain 的路上超有格调的“农家乐”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Blue Mountain 大美山景(跟我 China 的山景还是差了些)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皇后镇之旅

因为我们在来澳洲之前,同时也申请了新西兰的 WHV 签证。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我向公司申请了一周的新西兰远程办公。

烟雨朦胧的小机场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大山脚下的小镇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湖边的小港口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清冷的湖边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在雪山下物理意义上的“躺平”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在酒店窗边办公,还遇到了一个技术难题,正在抓耳挠腮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皇后镇放松的氛围立刻放松了下来,镇上的一景一物也立马让皇后镇荣登我们的榜首。可惜消费太高,自己收入太低,想想放松的生活背后隐藏的房贷,只恨自己不是 local 呀!

⛑️苦逼打工人

打工的日子无论在哪儿都一样——不受到我的欢迎。但澳洲的工作强度也确实如网络上风评所说,低得多。而最让我惊喜的,是澳洲职场对于人文的关怀,让我确切地感觉到,自己是作为一个“人”而被大家所关心着。

不过,有利也有弊。太过安逸的生活容易让我丧失奋斗的目标,在写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回望自己这一年的路程。这一年的进步是过去四年职业生涯中进步最小的一年。

本打工人第一次体验下午四点钟中央火车站人满为患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打工人第一次加班到五点半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开车通勤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下班老板请喝酒 🍺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团队圣诞节交换礼物活动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事实上,无论在哪儿打工都有不开心的时候。澳大利亚也有失业的危机,只是好在的是,不会因为年龄而受到就业歧视。但一样也会有裁员,市场不好的时候。

我的 2023 年 —— 远渡重洋,从 WHV 到 Software Engineer

🧧新年寄语

新的一年给自己立了很多 Flag,除了工作之外,希望自己开始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经验分享上,我想着把自己 找工作/出国 的经验传授给更多的人,因为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真的遇到过许多艰难的时刻,也曾满互联网地搜索对我有用的信息来给予自己坚持下去的信心,所以我深深地知道如果那个时候有一个相似经历的人可以给到建议和支持是多么的重要。

在英语学习上,在澳洲生活的一年已经让我的语言能力较出国之前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仍然知道语言学习是一个日拱一卒的过程,自己远没有到可以停止积累的水平。因此,希望能在自己坚持学习的过程中,将学习经历和方法分享给更多想要的人。

在编程精进上,自己这一年可以说是原地踏步。2024年希望自己坚持学习,不断分享,无限进步!

Last but not least, 我总是用”王侯将相,不过一把黄土“来激励自己不要害怕做出选择,自己好坏与否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也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埋头赶路的时候,也不要忘了抬头看看星空。

收藏
举报
加载中…
精选评论
头像英语俱乐部成员
等级0

WHV有年龄要求, 如果国内没更新应该还是最大30周岁吧

刚才看了确实是30岁限制,而且专门针对中国人

瞬间对澳大利亚好感度打折扣

对了 还不允许带娃

不是故意带节奏啊,这个qishi太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