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人露脸区待过外企,混过国企,奋斗过一线互联网,远程工作我来了充电站ACreated with Sketch.

头像
与梦
303阅读13评论1 个月前

待过外企,混过国企,奋斗在一线互联网,我的工作 10 年感想。

2011 年 7 月,我在一所末流的 211 大学的计算机专业顺利完成学业,回到了北京开始职场生涯。现在回过头看去,先后待过外企,混过国企,也在一线互联网大厂奋斗过,这一晃便是 10 年,思绪万千。有过踌躇满志,有过遗憾落寞,有过激情四溢,也有过心如止水。职场 10 年,让我产生蜕变;职场 10 年,也让我开始反思,我的下一个10 年,应该怎样度过。

初出茅庐,不谙世事

2011 年 7 月,完成学业,和大学一众朋友告别后,来到北京(也是回到北京)便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一家日企(NEC)担任 Java 软件开发工程师。

刚进入公司,满满都是新鲜感。新的同事,新的工作关系,新的语言环境。作为一名立志靠技术吃饭的手艺人,我还同时很善于与人沟通,乐于表达。短短 4 周的新人培训再加日语学习的过程中,我结识到了第一批工作上的朋友。这个过程中我们聊公司制度,谈人生规划,讲部门趣事,增进感情的同时,也让我有一个思考:作为一个个体,我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我要怎么开始我的职业生涯?

带着这个问题和思考,我开始认真的进入项目组工作。日企向来以工作流程冗长,工作内容单调著称。但幸运的是,我被分到了一个相对独立开展业务的项目组。当时的年份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氛围尚未成型,物联网的口号还喊得红火。NEC日本 借助日本成功运营的工业物联网业务形态,尝试通过NEC 中国的研发部门开展一套符合中国当地风格的物联网布局。我们部门就这样成立了。

在这家外企工作的 2 年半内,我先后跟随项目组完成了若干物联网风格的项目。像是交通运输相关的货运安全保障系统,为无锡某个企业工作楼宇布置楼宇控制的系统。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货运交通物联网系统,简单归纳为在货车车厢内放置若干富士公司出品的温度湿度与重力传感器,大概一个打火机大小。传感器可以记录货运过程中的距离,加速度,温度与湿度。当到达固定的转运地点后,由终端检测设备配合在线网络系统检测这枚传感器来判断是否货运物资处于最佳运输状态。

最开始接触该项目时,我深深的被吸引住了。要知道,这是在 2011-2012 年,货拉拉等货运公司还没有出现,NEC 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让我第一次领略到了物联网的无限魅力。但后续的业务推进中,日方种种苛刻的款项措施,这个系统并没有大规模铺开。在以后从 NEC 离职后,我还和当时负责该项目的项目老大聊过。假如当时采取软硬件免费使用的模式,通过融资+后续开通额外付费功能,是否在国内货运领域,我们也能分得一杯羹呢?

也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失败,我萌生了离开外企的想法,想去更自由更敏捷快速的公司,追随着公司与项目一同成长。于是,在 2014年中,我便离开了NEC,也是我的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家公司。

金融?互联网金融?P2P?

离开 NEC ,面试进入了号称 “P2P 上市第一股”的一家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但对于当时的我,甚至连 “P2P 金融” 这个臭名昭著的词汇是什么含义都不知道。只是清晰的感知到,公司新成立的团队,旁边的同事都是从新浪,乐视(当时还是蒙眼狂奔的),百度等对于当时的我耳熟能详,甚至有点羡慕的公司空降过来的大佬,这一年是 2015 年。我开始了另一段职业生涯旅程。

工作节奏更快了,也同时在学习各种各样的金融领域的业务与知识。在职4 年半,深刻的感知到了行业的两个阶段。前面 2 年多,是 P2P 金融最辉煌的几年,总理喊话,市场狂热,业务量猛增,工资增速与绩效奖金也相对应的可观起来。这段时间,我才真正感受到一点互联网公司的气息。在考虑的不仅仅是业务代码,还对运维,流量,并发有了实践与认识。但 2018 年后,P2P 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名词,行业内的公司一个个暴雷,公司业务不断重组,不断拆分,有时刚做完的项目,甚至还没上线就马上被砍了,伴随着失落与遗憾,我的职业成长也戛然而止。渐渐的,身边的同事开始告别,开始组局散伙饭,我也收拾好心情,准备进入下一站了。

这家公司的 4 年半工作生活,让我认识了一些特别好的同事,以至于离职后的若干年到现在,还是会抽时间可以一起吃吃饭,叙叙旧。

996,我来了

离开这家 P2P 金融公司,经过一番面试准备,我成功加入了国内 top2 的地图软件公司,成为了一名高级软件研发工程师,也如愿进入了一线互联网大厂。入职时老大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们这业务发展很快,现在是战略核心项目,加班比较狠,你得做好心理准备。经历过上家公司的洗礼,我非常淡定加坦然,不就是加班吗,走起!

项目一开始融入阶段,我感觉还很良好,每天基本 9 点半也能顺利下班了。同时公司的技术氛围非常好,有无数的学习资料可以让我不断充实自己。而且由于项目流量非常大,公司很多中间件,基本都是自研开发的。包括网关,文件,分库分表等我之前耳熟能详的中间件。在业务实现的过程中,我也顺带看了不少各个大佬写的中间件实现。一段平稳的过渡期后,我便被提拔到单独带领业务部的位置,开始带领 3 到 4 名小伙伴一同开展业务需求与技术调研。

此时我每天不知不觉会工作到 11-12 点才会下班,虽然白天总是会有各种会议需要,时间开始有碎片化的迹象,但是晚饭过后的一整块时间可以让我安静的写代码,这块时间也是我效率最高的时候。

那段时间是我感觉自我成长最快的时候,业务流量猛增,需求也不断变化,我也体会到技术增进与管理带人的不同。每每一天工作结束,出了公司大门,才深刻感受到时间在流逝。

但 不断 996 的同时,对家庭关怀的时间越来越少,2020 年是闺女要上幼儿园的一年,我突然发现,晚上下班到家闺女已早早入睡,早上由于我睡眠不足要补交,孩子又已经出去玩耍亦或去幼儿园了。作为一名父亲,我没有送过闺女去过一次幼儿园,甚至于数月之间我恍惚感觉到没有和孩子说过几句话。

都说 996 进 ICU,我的 996 生活是被迫停止的。有一段时间我来到公司,坐到工位上,便能感受到心脏强烈的突突跳动声,但不知怎么的,我心里竟想着,如果我忙的累倒了,到是也可能停止了。就像我坐在一辆拆掉刹车的汽车中,在高速公路上一路飞驰。随着连续加班,某天凌晨 1 点下班,坐在出租车行驶在四环回家的路上,由于司机疲劳驾驶,造成了 3 车追尾相撞,我由于坐在后排,没有系安全带睡着了,直接撞到前排座位上,耳朵里的 airpods 都飞了出去,最终造成了左手腕部骨折,头部额头缝四针的结果。

最后由于家人的一致反对再这样 996 的工作(长期凌晨 1-3 点下班),我在养伤期间思考了很久,决定离开这家互联网公司。决定了下来后,和 leader 聊了很久,最终 leader 理解我的同时,也对我说:要是后面调整好了,还可以再回来,保重身体!

不适合我的国企

2020 年后半段,进入了一家国企实业集团,担任了技术负责人这么一个角色。短短一年不到,我才发现对于我来说,真正快乐的还是做技术。国企的做事风格,审批流程让我提不起尽头,只有每当沉浸在代码的世界中,我才体会到无尽的自由与快乐。

好在整个技术部门的人员与项目都是我从零到一招进来构建的,在面试过程中我优先去选择有自己的想法,能有鲜明特点的同学作为我的同事(很多年轻的斜杠青年)。

组建了一支执行力超强的技术团队后,由于国企项目节奏缓慢,我便考虑能否接一些私活外包来让团队锻炼一下。于是在 2020-2021 年间,我直接或间接接触了不少需求团队,帮助他们完成了一些项目需求,同时也让团队的同事们有了一点点“副业”收入。


承接的一个区块链外包项目。

10 年之外

这家国企是我 10 年工作期间的最后一站,目前还在职。由于工作节奏不快,我在工作之余上网浏览过程中,偶然接触到了“数字游民”“远程工作者”这样的一个圈子。仔细思考,发现这正是我希望的工作节奏。在职工作期间,也尝试通过先接外包的形式来满满感受并进入这种不受工作地点约束的工作模式。在浏览一些网站后,发现很多远程工作者选用的技术栈并不是我善于的(Java),于是便自学了 Python,rails等开发迅速的语言和框架等。同时在对接外包需求时,也让团队小伙伴积极尝试诸如 Flutter ,node.js 等技术。

毕业10 年,分别在外企,国企,互联网公司里面工作过,经历过。下一个十年伊始,我也将年满 33 岁,希望向着一名独立开发者前进。从小事做起,我在刷英语听说读写,也在系统的学习掌握 python,ruby 等语言。踏出这一步需要勇气,我在行动。

城市:
北京
加载中…
精选评论
头像

老哥厉害呀

在远程领域还是刚刚起步呀,一起加油吧!

头像
1 个月前c'edar

同国企,同样也在刷英语听说读写,也在系统的学习 python

加油呀,一起进步

头像
1 个月前congo

同,在练习英语、学习其他技术栈,共勉,加油。

头像
1 个月前privacymat...

哈,和你有点像,外企,互联网,刷英语,远程,区块链。。。
加油

头像
1 个月前404

经历有点像,同在刷英语和python

头像
1 个月前宇宙全栈

加油

头像
1 个月前官春元

私企 同在刷英语和GO

头像
1 个月前CarmenQiu

刷英语拖业

头像
1 个月前SNOW

工业互联网的项目能做吗

头像
1 个月前ChuckLin

你的项目经历和我有些许相似呢。

头像
1 个月前greatghoul
疲劳驾驶的司机,疲劳睡着的打工人,为了生计,大家都够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