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为何我们活得痛苦?

头像
欧雷
266阅读20评论

你活得自由吗?真的自由吗?一点儿都不觉得痛苦吗?

我觉得有些痛苦,更准确地说,是有种无力的撕裂感——想要活得自由,得先放弃自由去顺从当下以资本主义主导的社会规则,并利用这个规则去获得自由。

自我与社会

社会是由一个个的人所构成,每个人都有「自我」;具备同样倾向的「自我」占总体的少数时,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占多数时就成了社会的意识形态。

社会的意识形态会挟持拥有与之相悖的「自我」的个人,进而产生压迫。

罪魁祸首

人类社会中流传着一句话——金钱是万恶之源——这句话很有问题!

「金钱」等同于「货币」,而「货币」本身一文不值,只是个媒介、工具而已;让人着迷的是与其挂钩的「财富」,即实质上的「权力」。

「权力」可使各类资源向自己倾斜,令自己在生存与血脉延续上拥有更大的优势,因而对其迷恋,甚至变得痴狂。

这完全只考虑自己这个个体,并将子孙后代看作是自己「财产」的延续,而几乎不考虑「人类」这个「种」的整体利益。

「财产」相关的观念来自作为社会底层机制运作了上千年的「私有制」,而「私有制」源于人们残缺不全的「自我」。

综上所述,不健全的「自我」才是万恶之源!

混沌之人

「自我」尚未健全的人是处于「混沌」状态之中的人——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不明白自己做事的原因,不懂得与他人建立连接并「爱」上他人。

上面所说的「爱」,不是男女、亲子、手足等之间的「爱」,而是普世的、共情的、怜悯的「爱」。

从人类社会整体来看,在人们的「自我」达到健全之前经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私有制」产生之前,那时的人们虽然也有「自我」,但比较稚嫩,不太会去区分「自己」与「他人」。

在这阶段,食物、工具是大家的,人人有份,相对自由、民主;部落整体是命运共同体,带头人、战士等自然是能者居之,为了让部落生存下去并变得更好。

第二阶段是「私有制」诞生直到现在,人们的「自我」已经很是成熟了,「自己」与「他人」之间有着清晰、强烈的边界。

在这阶段,人类社会形成了金字塔式的阶级体系,最上层的是统治阶级,接着是统治阶级的延伸、有钱的、有才能的、只有力气的、啥都没有的。

这期间虽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的变化,但内核并没有变——依然是奴隶制,只不过奴隶主和奴役形式发生了改变。

即使是当下,人们也没有真正的自由、民主,不工作不劳动就换不来任何东西,没什么是无所顾忌就能享用的——号称自由、民主的美国,也并不自由、民主。

嗜血的资本

因机械化的生产与制造方式十分契合资本家的喜好,资本主义的发展与工业革命相互伴生,促进了人口的结构性变革——城市化。

资本家永远追求降本增效,因而会有无止境的压榨与掠夺——从机械化到智能化、从实体到虚拟、从地面到外太空等的转移,无不遵循于此。

已经贸易全球化的当下,除了个别较为原始、落后的地方之外,全世界的其他国家地区基本都在事实上受资本主义所支配——包括声称社会主义的我国。

温水煮蛙

资本主义最厉害也是最残忍的地方在于,它是温和的毒药,并不会一下子就把人给弄死,而是慢慢地渗透进体内各处,让人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

例如:使人认为自己(能)有钱的金融体系、误以为能阶级跃升的中产阶级等。

金融体系确实能让人有钱,中产阶级也确实能阶级跃升,但这都是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的小概率事件。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它们都是套牢自己的绳索,并亲手把自己献祭给那极少数的人——无论多么冠冕堂皇,财产的积累就是靠掠夺他人或物化并出售自己。

资本主义的逻辑已然围绕着人们,存在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受其牵制而无法轻易逃脱。

无脑消费

生产力的提升很容易就造成产品过剩,资本家们需要想办法清库存。

这时就需要利用文化、个人与社会的关系等去营造认同感,将产品符号化并与认同感进行绑定——买了某个产品,就获得了某种身份认同。

在造成这一事实的过程中,各类媒体起到了重大作用,尤其是自媒体无意识中的宣传——无意中成为了「帮凶」。

那些期待人去打卡拍照的「网红」街区、「网红」连锁店等,无一例外是故意制造出的虚假符号,为的是掏空人们的钱包。

事物异化

城市的出现就是服务于资本的,将人们聚集起来进行生产与制造,建工厂,造高楼,并以之为中心提供各类服务。

原本的农田与木林、青山和绿水都被夷平,换成钢筋水泥建造的一幢幢「鸽子笼」混合体,还有那让「鸽子」们自以为自由的休闲娱乐场所。

在这块土地上,自然景观消失了,除了人和人养的宠物,所见之处基本没其他动物,满眼望去净是人造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特有的建筑风格、饮食、风俗、方言等也会逐渐消逝,变得与其他地方别无二致,索然无味。

——这是空间的异化。

人们一周中的绝大部分时间是在上班,为了升职加薪而卖力地给资本家们积累财产;就算带薪拉屎,也得担心是不是有计时器和摄像头。

难得的周末和节假日,得去「网红」餐厅吃点好吃的,到「网红」街区玩玩放松下,不花点钱怎么对得起平日里操劳努力的自己呢?

人们存在的意义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并成为理想中的自己,而是生产手段;生孩子也不是为了人类这个「种」的存续,而是可持续的生产和作为国家与经济机器的「耗材」。

——这是人的异化。

异化令事物失去本真,消除多元的可能性,使其单向度地发展。

结语

人在「自我」还很稚嫩的原始社会时比较接近真正的自由、民主,但随着「自我」的成熟而诞生了「私有制」,人们开始普遍追求「权力」。

对「权力」的追逐,令人们陷入无止境的痛苦当中;即便有人想要跳出这个框架而回到类原始的生活,在以资本主义主导的当下,是件很难实现的事情。

这是因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思维方式已经受资本主义所浸染,所说的话、所做的决定,无意识中被资本主义所操控。


本文其他阅读地址:个人网站微信公众号

分享主题:
其它
收藏
举报
加载中…
精选评论
头像
等级1

写的真好,我看大家有说降低标准的,但我觉得不能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就让人降低标准,对我来说我只是想活得自由、轻松一点,其实本质上还是制度的问题,在这个制度下大多数人都是工具,想要获得所谓自由就要顺应这条规则。

目前的评论中你说的比较在我想表达的点上。我本身就是个低欲望的人,所以他们说的什么跟降低欲望相关的根本就不适用于我。

就像你说的一样,大多数人其实都在被温水煮青蛙,甚至以为现在自己做出了些什么成就是因为自己有多么多么努力,认为你在抱怨、你不行就是因为你不努力,但身在这个制度之中没有谁能够完全置身事外,在这里只有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吃人的和被吃的。

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不等于想自由、轻松一点
和homeless一样,大马路上一躺,白天起来一句“兄弟们,我又要到饭了!”
这不自由,不轻松么?
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就先把什么叫“好一点”定义出来。
如果这个“好一点”需要物质基础
那不管在什么制度下,谁都逃不开“努力”“奋斗”“工作”
顺应规则是一种,利用规则是一种,降低欲望也是一种
打破规则自己再创造规则是最牛的一种
但是啥都不做,抱怨制度的不公,肯定不是什么有思想的行为

没人说要不劳而获,我要的自由是发自内心的自由,而不是被资本规则所裹挟操控的所谓自由,为了流量和金钱,断章取义的新闻,不断推送的短视频,贩卖焦虑,煽动情绪,到处都充斥着你要恨什么、你要喜欢什么,你该怎么做的声音,每个人其实都或多或少的被隐性操控着,得到的财产的积累大多是靠掠夺他人或物化并出售自己,而失去的是自由、多元化以及未来。好比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愿生孩子,日韩那边尤为严重,是因为他们什么啥都不做就想得到、不努力么?

我还是觉得答主你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呢?资本裹挟你就一定被裹挟了么?
新闻你可以不看,视频你可以不刷,焦虑情绪你可以不理,别人引导你的情绪,你就能被引导,这是怪资本呢还是怪自己呢?
不愿意生孩子,是因为觉得不值,是因为认清了部分现实:与其在条件不满足的情况下,带着下一代吃苦受累,不如自己一个人、两个人自由自在。
当然我不评价这种观点的对错,甚至网上也有人在说,这种观点是海外的舆论战。
我只想说的是,你要的自由,有人限制你么?
多的不说,你放下手机,回归田园,读读书,种种田,内心平静不自由?
你抛开物欲,断舍离,不要什么智能手机笔记本互联网,去做个自己认为自由的工作,甚至流浪做自媒体,不自由?
我没理解,题主你说的追求自由,怎么就被资本裹挟了?
或者换句话说,如果你都意识到自己是被“裹挟”,却只说不动,那说明其实你内心是承认这种价值体系的,那就不存在“裹挟”。
你对自己的要求、对自己的责任压力,和资本无关,和自己的追求、欲望(中性词)有关。

头像
等级1

都说得好像自己多委屈似的,想要高品质生活就要自己有能力去赚更多的钱的,无论什么制度什么时代,没有谁可以什么也不用付出就可以享受高品质生活的,你不付出就得是你的父母和家人去付出。就是在原始社会也得是男人出去打猎才能养家糊口。自己不想付出就想享受就是你痛苦的根源。在想要什么前先问问自己付出了什么

头像
等级3

个人愚见,痛苦不是“想要活得自由,得先放弃自由去顺从当下以资本主义主导的社会规则,并利用这个规则去获得自由”的问题,是自己想要的太多,但是自己的能力又满足不了自己欲望的痛苦。
要么,就承认自己就是不行,与自己和解,降低欲望也好,接受现实也好,都一样
要么,就努力去奔,让痛苦转化为动力,让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
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罢,只是一种说法
本质来说,就是社会认知形态
人作为群居生物,跟随社会的意识形态是一种本能
题主你认为痛苦的来源就是因为人被动的接受了这个意识形态
虽然是事实,但是我觉得有点片面了
本质还是自我欲望和自我认知的平衡问题,任何社会形态下,自我欲望和自我认知的冲突都是存在的,既然存在,和是否资本主义、社会主义、xx主义没啥太多的关系
如题主你自己有些痛苦一样,想要不痛苦,没必要去什么放下和顺从,直接认清现实,接受自己,就够了
不要只有挣2w的本事,想着5w的消费,那必然是痛苦的

我就问一个问题:在当下社会环境下,不想打工,怎么能确切地让自己在吃住上有保障?

有保障的量化标准是什么?和谁比?
你想要一个月不打工,还月入2w,还有吃有喝有钱花,现实么?
比如我,我个人欲望不高,不抽烟不喝酒不玩游戏,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三餐三碗面就够了。保证这个,我也需要做点工作吧,难道让谁白给我么?
在这个基础上,我要养小孩、养家,要考虑小孩在生活上的基础开销、在社会交往过程中的被动开销,我可能就需要更多的工作,难道不工作谁白给么?
同样是一家三口,能挣钱的吃香喝辣,不能挣钱的青菜白饭,各有各的痛苦,也各有各的快乐,这本身就是欲望和能力是否匹配的问题,关制度什么事?
我也想“兄弟们,今天又要到饭了!”
可是也要明白,这些“要来的饭”,本身也要有人生产的。
凭什么我不打工,就有饭吃,别人就必须打工,然后白给我饭吃?
就因为我会一句“Thank You?”

头像
等级1

那咋办呢,ZB主义也是人性使然,历史违反上人性的制度都失败了
基因是自私的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人这一生 没病没灾 有稳定的收入 已经比大部分人强了

痛苦源于自我认知 想通了也没什么的了

头像
等级2

对的,标准降低就不痛苦了
你要是标准高,乞丐都比你快乐

头像共建者
等级6

我活的挺自由的,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

头像
等级0

现在还怪资本?更大的原因是分配制度吧,有些地方啥保障都没有,
现在经济这么差就是有人充当最大的资本把利润都拿走了,欧洲那种福利社会不比东亚好多了

头像
等级1

还有个痛苦就是虽然意思到了这些问题,个人的无力也很痛苦

头像
等级0

滴滴 本人 6年Java 找一起接单队友

头像
等级0

lz 痛苦的来源:想要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不想上班。目前社会资源还没有达到极大丰富的状态,所有人都必须从事一定的劳动来换取生活所需。

至于获得内心的平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式。八年前,我在大学时代曾看到一则新闻,讲述一位开发者辞职离开北京,回家务农,前后心态变化极大。在北京时,身处物联网公司,处在高压力和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中,每天忙碌而焦虑,心无所属。回家务农后,扛着锄头劳作,生活轻松自在。居家一年之后,他去了某个禅修院静修,一边劳作,一边修行,同时也利用自身所学帮助禅修院建立网站。注意: 他在北京工作的几年,存款约 50W ,这笔钱在他回家后都给了父母,保障其未来生活所需。

关于自由,当人们还需要为生活奔波的时候,所得到的自由终究是有限的。尽管是在有限的自由,每个人都有选择权的。认为自己没有选择权的时候,往往是难以放弃“身外之物”,自由和爱情都是非常昂贵(不单单指金钱)的。人想要达到完全的自由,需要社会资源极大丰富。所有人可以免费得到生活所需,人类的劳动和创作都是源于本心,源自热爱、理想和追求。让劳作和金钱脱钩,人才能达到完全的自由。

关于上班,我目前在坐班。虽然工作内容和理想的情况相去甚远,让我有一些不太舒服,但也远远没有达到痛苦的程度。我目前的人生中,真正的痛苦只有一次,在少年时期遇到了自身能力难以处理的事情。年轻的我认为能力增强,就能减少这类情况。后来,我发现追求变强本身就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现在,我和自己、身边环境和解了。我知道自己能力的边界,明白能拥有什么,会失去什么。有时也会因为一些事情导致情绪波动,总体而言,心境平和。

我第一次注册账户,回帖,如有不对,请忽视。最后,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