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她放弃美术馆光鲜职位,每年旅居世界6个月|告别996的人

烨烨Yeye
11阅读0评论4 个月前

导语

在一个数字游民群里,我认识了Yaya。机缘巧合,2019年末我们在阿根廷正式会面,相见恨晚。她给人一种舒服、接地气的感觉。

Yaya从事艺术行业十几年,曾在美术馆担任策展工作。2018年,她告别了996的生活,成为了一名数字游民。在环游世界的同时,她为艺术家/艺术机构提供翻译服务 。此外,她还有一个神奇的身份——占星师。走出办公室生活后,她每年几乎一半时间都在环球生活。

这种生活状态的切换,要从那一年的中亚之行说起。

数字游民(实现地点和时间自由,靠互联网获取收入,在全世界旅居的人)。

本文由Yaya口述,作者整理文字。文中所有图片来源:Yaya

yaya

圆梦:未走完的丝绸之路

2012年,我从伦敦出发,途径北非,之后穿过欧亚大陆,想沿着古丝绸之路回国。当时丝路沿线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的签证十分棘手,我止步于伊朗。自此,这颗“梦想”的种子就种下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把曾经的路走完。

这些年,中亚各国签证政策渐渐放宽,但若途径所有国家,特别是陆路穿越国界线,仍有一定难度。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但短暂的年假让我望而却步。朝九晚九的工作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实现梦想仿佛遥遥无期。

在酝酿了一年并存好积蓄后,我终于辞职了,次日就坐上了前往比什凯克的飞机。当时也不确定要走多远,走多久,但为了能将旅行时间延长,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在路上”,我把副业(艺术翻译/占星)当成主业来做。就这样,我的旅程被拉长了,我越走越远,穿越中亚,途径高加索、巴尔干地区一路到了欧洲。

(左图)2012年在伊朗古村阿比亚内

(右图)2018年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

我渐渐意识到,这种边工作边旅行的状态非常适合我,我可以合理并高效地支配自己的时间。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爱做梦其实挺好的,而梦想也是要“做”出来的。**我有很多的心愿,我会思考如何实现它们,并付诸行动。如今我很多梦想都成真了(笑)。

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

我的两份工作,需要分配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艺术领域的稿件,会涉及美学/哲学等领域,加上文字有时比较晦涩,翻译难度较高,因此需要高度用脑。有时候我集中精力翻译超过3个小时,大脑和眼睛都会疲劳。如果我出去遛弯或者逛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切换下视角,大脑仿佛被注氧了,回来以后又能继续开工。我喜欢早上做精翻,因为早上的精神状态最好。如果工作量大,我会视情况晚上早点回住所继续开工。在睡前我会留一点时间,校对白天翻译的稿件,这比白天翻完匆匆校对,效率更高。

在前苏联的疗养院

作为占星师,我的业务主要是占星咨询和卜卦。卜卦是及时性的,只要我的手机有网络,就可以与客户沟通和解卦。占星咨询遵循预约制,客户会提前48小时来和我确定咨询时间,并提供相关的个人信息,这样我可以提前做好准备,并安排好时间。有时候我在国外,是有时差的,但大多数客户也是白天要上班的,所有他们倾向于晚上下班后(即我的上午)或早上上班前(即我的晚上)来做咨询。

我仿佛实现了“时差套利”,但无论有时差与否,我还是能比较弹性地调整自己的工作时间,尽量在工作和娱乐中找到平衡。

在成为数字游民的两年里,我一般是在国内半年,在国外半年的状态。在长线的旅行中(3-6个月),我也会选择一些城市做短暂停留(2-4周),这样我有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当地。在国内的半年,我会找一个稳定的环境(比如待在广州家里)好好学习占星,或者看不同的书,让自己静下来。我会回忆起旅行的点滴,然后慢慢消化和沉淀。偶尔心痒了,飞去东南亚晃悠一周,然后回来继续看书和学习,毕竟长线旅行时精力还是有限的,无法面面俱到。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伊塞克湖边,看书,一下午就过去了

与国内996的人比,我可能是拿着大家白天工作的时间来旅行了,然后拿大家下班的时间来工作。但好处是,我每天睡到自然醒,我的工作时间和娱乐时间都是由我自己决定的。我一直坚信: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劳逸结合非常重要。

目前来说,我的工作收入可以支持我的旅行和生活开支。我不会特意做旅行计划。人生可以做计划的事情太多了,但在旅行这件事上,我还是想保留一些随性。比如,我之前从来未想过去南极,印象中费用不菲。去年在阿根廷,我很幸运地买到一张last minute船票(比原价便宜了6000美元)可以说是用最少的钱看到了最美的风景了。我一直觉得,如果钱不够了,就去赚,如果今天去不了,那就明天再去呗。重要的是,每天都要开心地过,永远不要委屈自己。

放弃策展,专注艺术翻译

在成为数字游民之前,我一直在艺术机构从事策展工作。美术馆的工作表面很光鲜,但实际待遇不高,而且非常忙碌,加班通宵布展是常有之事。

年纪渐长,我开始关注自己的健康问题,也担心自己像新闻里的人一样过劳猝死。其实大多数艺术从业人员都是靠着梦想在坚持,但梦想不抵饿,现实的残酷逼迫很多人转行。

2014年,我开始接一些艺术领域的翻译工作,补贴家用。国内的笔译市场其实一直很混乱,而笔译本身也是一份费力不赚钱的行业,但它至少是一份付出与回报能成正比的工作。虽然我脱离了机构内的固定工作,但仍能以译者的身份在艺术圈实现理想,我是感恩的。

(左图)辞职前的一周,为展览开幕做墙面“抢救”工作

(右图)辞职后的一周,我已在天山的草原上晒太阳

我不想脱离艺术圈,这是我做了十几年也热爱的行业,但要在艺术圈找到一份对得起自己的付出且有价值的工作,实在很难,这其实也是大多数艺术从业人员的焦虑。专注艺术翻译,少了做展览时的人际考量,把注意力放在文字上,让我不仅对艺术,也对语言、逻辑和不同国家的文化有了新的理解。

当下,数字游民的状态给了我很好的契机跳出原来的“艺术圈“,以译者的身份(相对中立)来审视这个外表光鲜、内部有些畸形的业态。我仍然满怀希望,期待中国的艺术生态往好的方向发展。

与占星学的十年不解之缘

与占星学的结缘始于2007年。当时我主要是自学,之后会偶尔帮朋友看星盘,做预测运势和择时。后来,我参加了伦敦占星学院开设了三年制文凭课程,通过系统的学习,我仿佛打开了自己的小宇宙。

通过占星学,我发现自己身兼多职的潜质,一份工作可能无法满足我,我需要迎接更多的挑战。我非常享受给人做占星咨询,其实疗愈他人也是疗愈自我的过程。

与其说相信命运,我更重视人的潜能和自由意志的力量。星盘就像一张个人的潜力地图,它可以对关键的人生节点做出标记,也可以提供趋势性的描述。心理学家荣格说:“我们的潜意识指引着我们的人生,而我们称其为命运,当潜意识被呈现,命运就会被改写。”无论命运是否是既定的,我们都有能力去改变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和心态。我们越有觉知,就越能脱离命运的摆布,并利用潜意识为自己创造价值;反之,就越容易被命运的洪流吞噬。

占星师的工作台

命是自己活出来的,不是算出来的。

在占星咨询的过程中,我会引导客户找到取悦自己的方式,发挥自己的潜能,攻克自己的盲点,从而获得快乐和满足。大部分的咨询议题都是围绕事业和感情展开,很多客户期待我用星盘帮他们做出选择。

我会提示其在事业/感情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与挑战,并给与建议,但我从来不会帮客户做决定,因为每个人都必须(也只能)为自己选择的人生负责。命是自己活出来的,而不是由他人的三言两语来判定的,倘若忽略了觉知的力量,默认了既定之路,那 “算”与“不算”又有何意义?

差点被父母“抓”回国

在我刚辞职上路时,父母以为我只是短期度假,过些天就会回来。后来我越走越远,他们便开始担心起来。他们希望我有稳定的工作,结束漂泊。

为了给他们做心理建设,我邀请他们加入我的旅程,亲身体验下我的生活。我们一家三口在土耳其相见,后来又去了塞尔维亚。

一个月后,他们回国,而我继续在巴尔干游荡。临别前,我妈笑着说:

“我们本来想把你‘抓’回去的,看来计划失败了。”

“那你对我还有什么期望吗?”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平安、健康和开心。”

“恭喜你,愿望已经实现了 “

妈妈大笑,虽然有点气我“不听话”,但还是接受了我继续上路的决定。和父母的旅行增进了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他们也开始慢慢理解我的“游民”状态并支持我的选择。

当别人问到他们女儿的职业时,他们不再像以往那样不好意思地说我“旅行还没回来”,而是大方地说我是一名翻译,也是一名占星师,甚至还会给不懂的朋友解释占星师这个职业。

行走的力量

在我成为游民以后,有一些平常甚少联系的朋友开始联络我,他们说羡慕我,说我活成了他们梦想的样子。在我看来,我没有什么好被羡慕的,我只是在为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努力着。我可以,那你也一定可以。

在哥伦比亚被热情的中学生包围

曾经有一位全职妈妈,她跟我说:“我喜欢看你的朋友圈,我也想像你一样自由地去看世界,但是我要照顾孩子和家人,真的挪不开身。每次看到你分享的照片和文字,我仿佛自己也在旅行。“也有忙碌工作的朋友催我更新朋友圈,说她在下班后看到我的分享,会觉得轻松和解压。我从未想过,自己的行走可以给身边人带来力量。有了大家的鼓励之后,我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分享都充满了动力。

也有一些人劝我做公众号、拍短视频、做流量,不过我都婉拒了。流量可能会带来一些收入,但我的初衷还是简单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古巴小城特立尼达

回去坐班,也不是不可以

我从来都不排斥坐班,但我反感低效率的工作和无意义的加班,那简直是在浪费生命。在成为数字游民后,我最深的感受是,我可以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了。结束了996的生活,告别了无意义的应酬,节省了通勤的时间,我对自己人生的主动权和控制感更高了。

在印度泰姬陵被小朋友们“围攻”

当然,危机感肯定也是有的,我经常与自己对话,问自己:有一天钱都花完了怎么办?

我的回答是:

\1. 保持好的心态,享受现在的每一天,努力工作来维持现在的生活状态

\2. 正是因为有危机感,才会激励我提高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学习新的知识,沉淀自己,毕竟如果以后需要“坐班”,那时间的自由度可能会降低

\3. “坐班”也不一定是个差的选择,因为在一个团体中与人共事也可以学到很多;当然,我也会尽量选择有意义/创意性的工作来“坐班”。

如果跳出数字游民圈

据我的观察,“数字游民”好像成为了一种标签,而这个群体中的很多人喜欢拿这个标签来定义自己。在他们看来,“数字游民”仿佛是一种对工作方式的选择,一旦工作地点被限或时间弹性降低,他们可能就要失去这个标签了。

在我看来,辞去办公室的工作,开启远程办公模式,不代表你就成为数字游民了;同样,四海为家的你忽然有天想在某处驻足,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也不代表你就放弃数字游民的身份了。

在秘鲁的马丘比丘

“数字游民”从来就不是一种身份,更准确的说,**它是一种生活态度,它反映的是一种依托于全球化和数码科技的当代游牧文化。**在这种当代游牧文化下,人们能够以开放的姿态,灵活地选择生活和工作的方式。

**游民也不代表一直在路上、一直不回家、一直要旅行。**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换了工作场景,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而已。对工作场景“灵活性“的衡量标准不应该局限于“工作地点是否受限”,而应该是我们在做每一份工作前,是否有足够的弹性来选择办公时间和地点。

高效率工具与慢生活小诀窍

\1. 我会列一个Priority List, 把待做事宜按重要程度列出来,并做好时间规划,用最少的时间做最高效的事。

\2. 保持好的心态,过好每一个今天。我的座右铭是: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结语

和Yaya聊天,共鸣感实在是太强:去掉标签,我们的本质是那个在不断追求自我的人,追求一个既舒适又能获得家人与朋友理解的自处方式。「高效率,慢生活」正是摘除标签之后找到的生活核心。

很多数字游民,都是在与现实的对抗中阴差阳错地上路,走向远方。无论你是在坐班,还是远程办公,抑或数字游民,都请记得,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如果你的工作已经快压垮你的生活甚至身体,权当破罐破摔,换一种活法未尝不可。**毕竟,梦想,是用行动“做”出来的。

*FIN

加载中…
精选评论
暂无数据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