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Martin 推荐]失业三年是什么体验?

Martin老王
36阅读0评论19 天前

三十而已,最近很多朋友很焦虑。我也有一种焦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赚钱的门路何其多,走那个?我要什么?

内容略长,是心理咨询师的知乎问题回答。我从第十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去行动,别纠结自己不知道要做什么,做多了就知道了」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是最可悲的,因为他们永远无法满足。他们常常感到混乱和别扭。不管他们在哪,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总是愁眉苦脸的。他们心浮气盛,总是美化外面的世界,以为生活在一个新的地方就可以开始崭新的人生。

作者 / 大明
原文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4962217/answer/782187658

大学一好友失业了近三年。作为一个学心理学的,我斗胆记录了他一路的心路历程,供大家思考和借鉴。

前年4月份他辞了职。在出租屋躺了一个月。外卖、游戏、和我们小聚,这是他的日常。

5月份女朋友不满他整日游手好闲,两人大吵一架后,他投了几份简历。未果。

6月份连简历也不投了,跟我说他想花时间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7月份他告诉我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爱他女朋友。

他女朋友同我们一个学校。两人恋爱四年,甜蜜无比,是众人羡慕的一对。女朋友是山东人,毕业后他和女朋友选择在青岛发展。

8月份在一次小聚中,他说他觉得他女朋友阻碍他发展了。如果不是为了他女朋友,他不会留在青岛。他不喜欢这个城市。

他开始故意和他女朋友作对,冷战,给她展示自己最坏的一面。

9月份他女朋友给我们打电话说让我们这几天好好照顾他。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被分手了。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

你只用了四个月,把你四年的感情给玩砸了。那时正逢九月的一场秋雨,我调侃他道。

彼时,秋意渐起,空气凉爽,他如释重负,觉得是时候去施展自己的抱负了。下一站,北京或者上海,他信誓旦旦地说。

3号线里疲惫的人群埋头玩着手机,广告墙上的人光鲜亮丽笑容可掬。我们都有无限美好的未来。

10月份他收拾好行李,回了老家。结果在爸妈的劝说下,他留在了家里,备考公务员。

可他不爱学习,坐不住冷板凳。老家是个小城市,发小和朋友大都在外工作,所以他整日就是呆在家里吃吃睡睡玩手机。

去年4月份省考成绩下来了。不出意外,连面试都没得进。

他把责任归咎于家人,觉得家人束缚住了他。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学习的料。

下定决心去北京发展,但又听在北京工作的朋友说工作越来越不好找。

哎,作罢。借着考公的名义,继续留在家中。

从去年4月份到今年4月份继续过着吃吃喝喝睡睡的日子,玩手机的时间依然远超学习。

期间9月底来青岛找过前女友复合,被拒绝。虽是预料之中,但还是伤心欲绝。

在我家里窝了一个星期后,再一次离开青岛。十月初,一场大雨冲刷了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太阳升起,秋意渐浓。

今年4月份,公考再一次落榜,依旧未进面试。

5月份我去了他的老家。他很高兴,到高铁站接我,请我吃饭,带我到他从小生活和学习的地方转了转。

傍晚我们坐在梧桐下的长椅上,在朦胧的黄昏中聊天。谈起了大学生活,还有同学们的发展。

太阳落,夏风起,烧烤的炭火气息和人们的欢笑声此起彼伏。而他却突然落泪,坦言那些束缚都是自己找的借口。

他的女朋友,他的家人,谁都没束缚他。束缚他的一直都是自己。

往日的他,满嘴空话,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就像子弹一样从他嘴里蹦出。而当理想遇冷后,把责任归咎于他人显然要比直面自己的无能要容易得多。

是的,其实问题从来都出在他自己身上。

读大学时他就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更不知道自己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重要的是他从来不去摸索这一点。

他身高181,长相秀气,为人爽朗大方,从不缺朋友。不喜欢独处,到哪都喜欢有人陪着。喜欢聊游戏和搞笑段子,女生和他在一起总是眉笑眼开。

但一旦涉及诸如人生意义的深度话题,要么闭口不谈,要么就以插科打诨的方式给糊弄过去。

那个时候,他还没觉察到在他心底慢慢滋长的混乱情绪,每天依旧过得快快乐乐的。但混乱情绪的积累,终于还是把他压倒了。

在今年他最艰难的那段日子,他给我讲了一个他做的梦,并让我给分析分析:

梦中的他走在一条路上,路两边都是鲜花和蝴蝶。他走着玩着开心着。然后突然就到了寝室。寝室老大对他笑道说,老三,开黑不。然后他瞅了一眼老五。老五依旧在那里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寝室还是那个样子。然后他就笑嘻嘻地打开了电脑,和室友一块玩起了游戏。

这个梦我记得很清楚。虽然我不是梦的解析师,但是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就是踏入社会受挫,怀念起大学生活了。

视频里,他平日里有着开怀大笑的的脸颊变得异常厌世。简直糟透了。

幸运的是,今年7月份他终于踏出家门,在老家找了份工作。

打断一下,抱歉,这不是一个破茧成蝶的励志故事。他的工作再为普通不过,活多钱少不受待见。支持他生活下去的是几件固定的事情:下班后躺在沙发上刷手机以及周末一整天的睡眠。

不过他也终将面对了残酷却也更鲜活的人生。

同他一样,毕业后,我有很多朋友坦言,大学前太听父母话了,一切按部就班,没有体会到任何青春的潇洒。

而大学的时候又因为过于放松而疏于省视自己,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导致在踏入社会的时候,面对众多选择,却不知作何选择。

可以和《小王子》相媲美的奇幻冒险故事《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作者保罗·柯艾略在《维罗妮卡决定去死》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我记得第一次看到它的感觉:混乱,羞愧,时间紧迫。

正因为她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所以生活给她什么,她便接受什么。少年时代,她觉得选择为时过早,而现在已是青年,她又觉得改变为时过晚。

其实不知作何选择也是一种选择。少年的你早早地将选择权交给别人,青年的你因为不愿承担风险尽可能做一些舒服和安全的选择。

《黑客帝国》里,墨菲斯给了尼奥两种选择:

如果选择蓝色药丸,故事就此结束,你在自己床上醒来,继续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一切。
如果你吃下红色药丸,你将留在奇境,我会让你看看兔子洞究竟有多深。

而这里的红色药丸及蓝色药丸代表了以下:

  • 红色药丸:知识,自由(有时是痛苦的),现实真相
  • 蓝色药丸:虚假的安全感,随波逐流

你必须做一个选择,因为这就是人生。

我的朋友一开始选择了蓝色药丸,从大学开始就随波逐流地活着。不知为谁活,为什么活,只是活着。

除了少数真心想搞学术或是当老师的,我很多同学从大一玩到大三,然后在大三寒假或暑假返校的时候幡然醒悟,意识到毕业犹如滚滚车轮袭来而不知所措。

看到同学们都在忙活考试,于是也买了几本参考书,为求踏实报了个辅导班。

正式加入了考试大阵营,算是有了个事干。别人问起时,说考研考公或考编自然要好听很多。

面子是保住了,但理所当然的失败还是让一贯潇洒的自己忧愁了几天。燥热的6月终于做出了二战的决定,继而拾起参考资料,在毕业后持续多年考研考公或考编。

他们能为自己找的唯一理由就是,这是出于长远的打算。

我有一个贵州同学,大四下期实习的时候便在家乡的机关单位一边做着临时工一边考公。编制这个词,在他眼里一直是闪闪发光的存在。

可临时工待遇差,杂活多,工资仅2500。在那里糊弄了近三年后,今年6月份再一次公考失败。

问其为何如此执着,人前说向往稳定工作,而酒后却坦言说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大好青春全都浪费在考试上了,想来真是遗憾。”7月份终于踏入社会的他,苦笑着说道。

同我的两位朋友一样,很多人在不知不觉浑水摸鱼了22个春夏秋冬后面临就业时,也选择了蓝色药丸。

风口、红利、新媒体、人工智能……这些光鲜亮丽的名词,他们觉得自己也可以分一杯羹。

可盲从的人之所以倾向于盲从,是因为他们拒绝独立思考所要付出的精神代价。

所以我在这里想借助我朋友的例子来提醒大家,趁年轻,一定要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唯一办法就是在行动中思考。不要急于向生活讨答案。要相信答案会慢慢浮出水面。

而一味地原地踯躅,再深度的思考也是过度思考。于自身发展毫无意义。

这一点是有道理的。社会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人们的思维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思考得越多,思维越容易受到情绪的浸染。也就是说,当思考超过一定程度时,人们容易情绪化,难以保持理智。他们的决定会更不着调,而不像他们期盼的那样“谋定而后动”。他们以为他们是三思而后行,其实他们只是优柔寡断。

所以有意义的思考一定是建立在实践之上的。随时检验,不断修正。就如歌德所言,了解自我的最好方式,不是沉思,而是行动。

心理学上的自我知觉理论也证明了这一点。由达里尔·贝姆提出的自我知觉理论表明,人们的信念并不是思考得来的,更不是在行动之前便会凭空产生用来指导行动的。

人们是先有行动,然后通过观察自己的行为来了解自己的信念。也就是说,信念是在行为发生之后,用来使行为产生意义的工具。如果人们不能将这种行为附加上意义,那就成不了信念;如果人们能将其附加意义,这就是人们的信念。人们认为做某件事是有意义的,这就是信念本身。

所以随着年纪增大,大部分人都会有一个感受,意义其实是不存在的,意义都是人类赋予的。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一点,对我们的指导意义便是,做事之前先不要考虑意义,应该考虑自己的需要、实用性。最重要的是,去行动。

等你把这件事做好做完后,你的大脑会自动将其附加意义。如果附加失败,那就证明这件事对你是没有意义的。它不能让你开心,更不会让你有成就感。所以这就是你不想做的事。那么,你就通过这次的行动了解到了一点,你喜欢做这件事或者不喜欢做这件事。你了解得越多,便越了解自己。

因此,哪怕当下的工作或学业辛苦了点,但如果发现它有一定的价值,有吸引自己的点,先别放弃,好好坚持下去。

也许你不能从中牟利,这份工作也不会长久,但是你可以借助它搞清楚你擅长什么、喜欢什么、甚至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同时,搞清楚自己不擅长什么、不想要什么、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也同等重要。因为这可以削弱你盲目的自信心,也可以避免你走弯路。

不然你可能会在一个漩涡里,前前后后拖沓好几年。不断重蹈覆辙,稍稍失意后,便回到之前的逃避定式中。

混乱和痛苦接踵而来,活累了的念头悄然滋长。无休无止,令人窒息。

在人生的某些时刻,比如遭遇不公,被人嫌弃,复合被拒,我的朋友的确是有去改变人生的冲动的。可大多时候这种冲动都被他压抑、合理化解释,进而消失殆尽了。改变是需要勇气的,伴随着痛苦,而呆在舒适区是舒服的。这正是人类创造舒适区的原因。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舒适区的特点,那我选“稳定”。那么持续多年考公或考编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人生捆绑在了一个叫“稳定”的木桩上。

这木桩是实心的,纹丝不动的。这木桩没有上漆,但自带光环,不管你是否靠近,都会被这光环所覆盖。

是的,二十多年的潜移默化,稳定的思想深入身心。从一开始的不屑,到后来的假装不理睬,再到后来的无可奈何,直到最后难以自拔的痴迷……不管他在做什么工作,哪怕是他以前视为爱情至上的恋爱婚姻,“稳定”都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甚至成为了他的人生目标和人生幸福的保障。

一部分较为幸运的人实现了这个目标。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跟一个有稳定工作的人结婚。或许是单位同事,或许是父母同事的孩子,可谓是门当户对。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圆满了,他预料二十年后的今天应该和现在拥有同等程度的幸福。可是,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中,他发现为肉体上的“稳定”付出的代价是思想上的“不稳定”:每天都在“我想走”和“我不能走”之间徘徊。

很多时候,为了停止脑袋里混乱的思绪,他不得不想象用一只大手把自己硬生生地按在那里。

然而随着孩子的降临,这根木桩栓上了更多的东西,而且打的还是死结。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现在他不用把自己按在那里也可以坐一整天了。

毫无疑问,这木桩也给他带来了诸多便利。即便他毫无作为,他和他的一小家子也可以顺着树根汲取营养。

因为害怕失去这持续不断的供养,他在工作上不得不选择墨守成规,对人对事唯唯诺诺。慢慢的,也搞起了阿谀奉承那一套。

可内心的混乱依旧滋长。要命的是,还没个头了。一定要熬到退休吗?可一辈子的辛苦操劳就为了那十几年躯体衰老的等死晚年么?

在某一个节骨眼,他也会爆发内心所有的不满。然而仅仅是那一瞬间罢了。人们都说他只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他也觉得是。于是晚上出去找朋友喝了顿大酒,回家睡了一大觉。

第二天,他又变成了那个大家所期望的人。

村上春树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一度是我的枕边书,里面有一句话我至今难以忘怀,在这里想送给大家:

“不管怎样,大概只能尽量诚实地面对自己。”作挑选着词句,说道,“只有这一条路。诚实地,尽量自由地。抱歉,我只能说这些。

村上惜字如金换来的深刻隐喻,让我思考良多。

找到自己所爱的前提之一便是对自己保持最大限度的诚实。这一点村上知道,我知道,你也知道。

但是之后呢,剩下的人生只能你自己孤独地、坚定地、不回头地向前迈了。

就如村上春树所写:抱歉,我只能说这些。

而曾经一度认为人生就是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坑的我,当然不会凭借两个发生在身边的真实个案,就认为考公考编不是好的出路。我当然知道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切实可行的目标的情况下,梦想在稳定面前不堪一击。如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里所言:在体制下生活总比对抗它来得容易。

我更不会要求你设置一个时间节点,比如你必须在大学毕业之前或者30岁之前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想要什么”是一件需要我们基于现实不断调整的、持续一生搞清楚的事情。它是时间本身,而非一个时间点。

我所希望的是一种与随波追流相反的活法,那就是在满足基本的物质需求后,去追求真实的自己,而不是别人期望的自己;

我所希望的是,不论我们作何选择,首先必须诚实地面对自己:一个呈现在你面前的真真实实的自己,而非别人定义的你自己;

我所希望的是,在基于现实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心意,尽可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你的擅长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你的兴趣、人生经历、以及你想成为的人。做你擅长的事,其实是在向你想成为的人迈进。而不是漠视自己的优点,一味地随波逐流,被诸如“稳定”“梦想”“创业”这样发光的名词所禁锢。

潮流虽如此,但不是每个人都是一朵浪花。有的人天生就是小溪。他不适合每天都激情澎湃踌躇满志,那会过度消耗他的能量。他更适合在一种安静的氛围里,抽出一段时间,摸清楚,活明白,慢慢做决定。

这就是属于自己的活法,这就是村上希望我们“尽量自由地”的含义了。

此刻,你可能作为20届毕业生忙于秋招,或作为小十九在探寻大学生活之乐趣,或忙于12月份预计有300万考生的研究生考试,或是在挤着地铁去高档的写字楼做着乏味的工作……不论你处于何种情形以及未来是否如你所料,我都想借村上之字献上对你的祝福:

你很温柔,冷静又稳重,年纪轻轻就有了自己的活法。还长得好看。

备注1.

在我大二时,我看到了我识字以来最喜欢的一本书——村上春树《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里面我印象最深刻的情节就是,每当主人公多崎作遇到人生困境或迷茫时,他都会买一杯咖啡,走进火车站,坐在长椅上,看着进进出出的火车,和来来往往的人群。

等内心的痛苦被平静所替代时,他慢慢离开,向家走去。

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着迷。

一般人遭遇不顺会用喝酒、打游戏、愤怒来发泄。但是多崎作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在行动中慢慢消化掉心中的痛楚。

那一晚,我对自己长久以来的迷茫想了很多。迷茫带来的痛苦只是暂时的,但是处理痛苦的方式却贯穿一生。这就是心理学上的行为模式。有点类似手机操作系统,你可以不断优化,去除Bug,更新系统,但绝不能全部推翻重做。否则,你要么得付出非常人能忍受的代价,要么……你就不是你了。

我最近听到的一句话正好表达了这个意思:

一个人解决一个问题的方式,可以反映出他解决所有问题的模式。

在日后的阅读中,我在村上的《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了解到了卡佛。

卡佛是短篇巨匠,开创了极简主义的文学文体,被誉为美国的契诃夫。村上是卡佛的超级大粉丝。作为村上的粉丝,我当然也要看看自己喜欢的作家喜欢读的书。

读了卡佛的《需要时,就给我电话》后,我豁然开朗。因为他的故事里藏满了像多崎作这样的人。

他们安静、内敛、不善于表达,但在困难面前,表现出惊人的平静。他们耐心做好手上的事情,在持续的行动和反思中消化和理解痛苦。

他们从不歌颂痛苦或孤独,他们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克服它。

等到痛苦离开的那一天,他们只是抹抹额头上的汗,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继续下一段人生旅程。

如果你非常喜欢《肖申克的救赎》,读到这里你脑海中肯定会浮现出一个人物,一个形象。那些村上春树和卡佛笔下的人物,就是电影中的安迪。

怪不得有人认为他臭屁。他闷声不响的,他的步伐和谈吐简直异类。他像在公园散步,无忧无虑,仿佛身披隐形衣。没错,我打一开始,就喜欢他——瑞德《肖申克的救赎》

我想说的是,我喜欢这种人,也喜欢这种活法:

我没有什么想要活成的样子。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活成什么样子。

分享主题:
经历/经验
加载中…
精选评论
暂无数据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