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寻找合作伙伴,建设一个基于价值传递的共享平台

outlook
156阅读17评论2 个月前

一、核心理念

我们向大家介绍的项目,不是一个商业性质的项目,因为如果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项目,那么它的核心内容就会被视为商业机密,是不会向它市场中的潜在竞争对手和将来获取利润的目标群体公开的。

它首先是一套思路,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可以具体化的理解为是一个软件商店,主要为个人开发者的那些小众产品而服务,平台上的这些产品并不是免费获得,因为开发者在开发这个产品时是付出了心血的,因此它们应当获得相应的回报和收益。

与现在普遍的交易方式不同,产品在平台上的价格不是单价,而是总价,就是说,开发者需要给定卖给这个平台用户的总的价格,开发者在定义总价时,当然要把它的成本考虑进去,同时也可以附加利润。

这个总价是对这个产品的总的量化,使用者如果要获得这个产品,则需要支付这个产品的总价,而交易一旦完成,那么,产品的所有权也就从开发者转移到了使用者那里,因为承担这个产品价值成本的人已经不是开发者,而是使用者,因此,新的使用者如果想要获得这个产品,就需要和当前承担这个产品价值成本的使用者交易,以此类推,实现产品的传递。

这种传递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就存在,二手市场其实就是这个模式,但是,软件产品和实物产品的不同就在于,软件产品是可以复制的,在传递过程中也不会发生损耗,因此,它可以实现原价传递,并且可以通过复制让每一个参与者获得和一个功能一致的副本,而这个复制,则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使用行为,其成本属于执行复制的使用者。

一传一,对于使用者来说门槛很高,因此我们可以采用多传多的方式解决此问题。

这个模式的好处在于,参与链条传递的用户,可以免费获得这个产品,并且开发者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其实交易本来就应该这样。

当然,副本是不能被再次交易的,如果副本被交易,那就意味着这个人在不承担这个产品成本的情况下,白白获得了这个产品对应的回报,这就相当于盗窃。

如果我们用这个视角,再次审视现在那些按照单价无限制售卖的公司,它们有没有盗窃的嫌疑?

二、共享平台

承担这个传递过程的平台采用何种运作模式?当然,平台本身也可以作价并向使用者们传递,但是,我想更进一步。

让我们看看现在的信息产品是怎么做的?我们与它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来看一下微信的用户协议:

“微信帐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仅获得微信帐号的使用权”

也就是说,我们作为产品的使用者,仅仅拥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但是我们想一下,微信的开发成本是谁承担的呢?是使用者,是我们。微信的使用成本,它的服务器等资源的消耗成本,是谁承担的呢?也是我们。不仅如此,我们不仅承担了微信的制造成本和使用成本,同时我们还承担了腾讯附加的利润成本。

那么,既然我们承担了产品的所有成本,为什么我们没有所有权?

就比如说,一座房子,虽然不是我直接建成的,但是现在,我把你所有的成本包括你附加的利润全都支付了,为什么这个房子还是你的,而不是我的?

因此,我们这个平台要采取新的理念来运作,也就是说,这个平台的所有权不是平台的创建者或者投资人,平台的所有权,属于它的使用者。那么既然产品是属于使用者的,使用者自然有权了解到这个产品除其他人个人信息以外的一切信息,这就包括,它的成本,因此,这个平台的成本是公开的。同时,平台的运营者也就成为了为用户服务的“公务员”,它需要向使用者们汇报他们的工作情况。

当然,使用者通过使用满足了它的需求,获得了价值,因此,它应当承担它的使用行为所产生的成本,这是共享逻辑的必要条件。

总的来说,整个平台的最大特点就是成本公开、按量计费。

三、为什么要这样做

首先,由于用户承担的成本,是纯粹的成本,没有附加额外的利润,因此,使用它的成本就一定比追求利润的商业产品的成本要低。

也许你会说,商业产品很多是免费的,但是,它不是真的免费的,它是通过另外一个环节向我们收费,而由于环节的增加,就必然导致成本的增高,因为参与环节中的每一方都需要捞一笔,所以,免费的商业产品最终会让我们付出更多的代价。

在巨头林立的今天,我们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创造机会了,资源已经被巨头们瓜分,它们的产品已经覆盖到了我们每一个人的主屏幕,地位已经不可撼动。

既然我们在这个牌桌上我们注定要输,那何不直接掀翻这个赌桌?

采取这样的模式所创造出来的产品,最终将让商业产品们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对手是一个干脆不盈利的产品,那怎么和它竞争呢?想和这样的产品竞争,首先它就得达到这个对手的标准,也就是把自己的成本也公开,也按量计费,那就没有利润可赚了,那些被资本人格化的资本家和投资人,会允许它这样做吗?

因此,采用此模式,将利于不败之地,这可以说是弱能胜强。

使用这个模式,可以重新发明一切产品,把属于我们的创造机会重新拿回来。

当然,这其中有个前提,就是共享产品的质量要达到商业产品的水平,所以这就需要广大开发者的力量。诚然,我们总是觉得巨头的力量很强大,我们根本没办法竞争。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一群人的力量,那就完全不同了。巨头再强大,也强大不过它之外的所有创造者的联合所迸发的力量。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合作进行此平台的搭建,可以联系下方的邮箱,当然你也可以自己独立的或者与你的朋友们合作搭建,这是开放的,但是希望不要按照商业产品的思路去做,就像上文所指出的,在巨头林立的当下,我们无法与商业巨头竞争,只有我们脱离它们的逻辑体系,才能获得成功。

你的劳动不是白白付出,那样是不对的。它将会计算到平台的成本之中,在合适的时间将会收回。

如果你想和我进一步交流,或者你认为文中阐述的模式具有谬误或者其他的问题,请联系我。

--2020/05/26

核心理念的更完整论述,请见: [https://virtualexist.blogspot.com/2020/05/blog-post_42.html]

讨论话题:
想法创意
加载中…
精选评论
2 个月前BIGray

脑洞新奇,剑走偏锋👍

既然我们在这个牌桌上我们注定要输,那何不直接掀翻这个赌桌?

就冲这句话,电量我给了。

感谢你的支持。公开化透明化的产品,市场中是没有的,一旦采用这样的模式,可以重新发明一切,例如说,美团、去哪、滴滴、微信、淘宝。巨头们资源再大,它也拿这种没办法,因为它没法做到这一点。
所以,开发者们可通过这样的共享化的模式,把被巨头们垄断的创造机会重新拿回来。当然,这需要每一个开发者行动起来,可以联合,也可以独立行动。

2 个月前一尘

人生如下棋,输了再另起一盘,东山再起!

在这个巨头林立的时代,在先有的规则里,输是常态,赢是极少。每个人都想创造点什么,但是资源已经被巨头垄断,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机会。所以,只能采用另一种方式。

2 个月前一尘

2 个月前Yuen

微信那个例子没太懂,微信是腾讯公司花费成本开发维护的,为何所有权不该是他的?

最初的阶段,是这样,但是当它在运营的过程中,已经收回了成本,得到了额外的利润,这个时候,所有权属于谁的

1 个月前138****8125

你一万块钱买个房,出租给别人每月1000,十二个月后成本收回来了,这个房不应该属于你,属于那个租户了?

这个不是出租。

1 个月前Holiday

我也无法理解这一点.即为何开发者不享有产品所有权?
在我的认知里,开发者开发一款产品,无论他卖这个产品多少个 copy, 赚多少钱,都享有该产品的所有权,这叫"版权". 对于互联网产品,用户最多享有自己帐号以及帐号产生数据的所有权.
当然我并不是质疑您的整个想法,就是这个点而已.

我用自己的劳动建设了一座房子,承担了这个房子的劳动成本,所以我对这个房子拥有所有权,这就是劳动产权的思想,请允许我引用洛克的话:”凡是对资源施加了劳动并使其价值增加的人对其劳动成果即当然地享有某种自然权利“。
但是,如果我想要出售我的劳动成果,与你通过博弈确定了价格,并且达成了交易,那么这种情况下,尽管你并没有参与对这个房子的劳动,但是通过博弈,我们已经把劳动成本得到了量化,并且通过交易转移到了你这里,也就是说,现在,是你在承担这个房子的劳动成本,那么,这个房子现在属于谁呢?
我是否还可以再向另一个人去售卖我已经不承担劳动成本的劳动产物呢?

再补充一点,此模式,是建立在劳动产权思想基础之上的,在表述上,更强调产品成本的承担方,就是说,谁在承担它的成本,谁就拥有所有权。但是成本是可以通过交易发生转移的,因此所有权也会发生转移。但是当前的以单价为基础的交易模式,没有体现出这一点,它把这个转移过程遮蔽了起来,一个劳动量有限的产品在这种模式下原则上可以获得无限的回报,人们以为这是一种公平的或者说是正当的交易,实际上是一种盗窃,而这种盗窃,连售卖者本人也没有意识到。
谈一下私有制和公有制的问题。
其实,这个模式是对劳动产权私有制的一种澄清,对现实的一种矫正。不过,我本人并不认为这种通过劳动确立的私有制就是永恒的”真理“。因为这是一个人人生而不平等的世界,如果就用劳动确立生存的资料,最后还是会出现资源不均的问题,如果少数人占有了多数的资源,结果会如何?共产主义革命在中国为什么能够成功?星星之火为何可以燎原?
我不是主张公有制,我对公有制也抱有审慎的态度,差异和均衡,恐怕是会在世界的演化过程中会交替出现。
最后,整个平台是公有制的,是共享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管理人员是公务员,不是所有者,它没有广告,不能赚任何一分钱,它的成本公开透明,每个人按照使用量付费。而平台所提供的服务,又是一个建立在劳动产权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

1 个月前Holiday

微软售卖 windows 光盘, 但他不大可能通过售卖一张光盘来实现盈利,转而 copy 多次来售卖给多人来分摊.这样其实在某一次交易完成后微软实现了收回成本并实现了他"应得的"(尽管难以量化)利润.那么之后微软便不应该再拥有 windows 的销售权利.
如果以上是对的,那么我应该是明白您意思了.
这个想法基于"交易"的概念,有一个既定的"合同".某些互联网产品如微信没有显性的"交易"的概念,如果以"交易"的角度去看,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还有几个问题,微信,windows类产品还不能完全和房子等同起来,因为牵涉到"版权","知识产权"的概念,比如您买书给买房就不一样.
另外,微信只是一个客户端,它背后还有海量的服务器,这甚至不同与 windows ,服务器的存在意味着每天都有成本,也让"交易"这个概念更难落地.
您的想法确实是开创性的,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好好解决.以我的认知,以上是我想到的.

您举得微软的那个例子,我不是那个意思,windows光盘是按照单价卖的。按照我的想法,微软就不应该按照单价出售,而是应该按照总价出售,通过总价,把整个windows系统的劳动成本衡量下来,同时,它也可以叠加利润。
例如它的定价是十亿,没关系,十亿用户每人一块钱买下来即可,这样就人手一份,当新的用户也想要这个产品,那它就跟这十亿人交易,而不是跟微软。

1 个月前Holiday

这个思想是好的,操作起来却是极难的.因为思想框架可能是基于理性的,而市场是充满人性的.
微软一次性作价卖出后,交易完成.那么成本承担方的人数就确定了. 产品份数确定了吗? 如果份数没确定, 那么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人数更多的微软.
如果产品份数确定了, 那这个产品资源量就是有限的,又会陷入炒作的问题

1 个月前Shane

好奇问一下哦,这个交易模式能走的通不?推演过没?

1 个月前KyleYoung

如果一个产品所有权大众化之后,谁来维护呢,谁继续保证产品的迭代?